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今日新闻_热点新闻_福建之窗|福建新闻网

最美教师|杨福:为“星星的孩子”照亮前路

时间:2024-07-02 16:09来源: 作者:admin 点击: 34 次
  日前,福建省第三届“最美教师”名单公布。“最美教师”以他们对人民教师最朴素的理解、最动人的诠释、最温暖的表达,迎接第38 个教师节,献礼党的二十大,凝聚起培根铸魂育新人的审美力量。   即日起,福建教育微言推出《“最美教师”系列报道》,带你走近“最美教师”,聆听属于他们的“最美”故事。   为“

  日前,福建省第三届“最美教师”名单公布。“最美教师”以他们对人民教师最朴素的理解、最动人的诠释、最温暖的表达,迎接第38 个教师节,献礼党的二十大,凝聚起培根铸魂育新人的审美力量。

  即日起,福建教育微言推出《“最美教师”系列报道》,带你走近“最美教师”,聆听属于他们的“最美”故事。

  为“星星的孩子”照亮前路—— 

  记福州市星语学校杨福 

  

  “我爱教书,就想当个好老师。”谈及自己的教育理想,他温和地笑着。他叫杨福,是全国教育系统内第一所以孤独症儿童为专门招生对象的特殊教育学校——福州市星语学校的掌舵人。“全国第一所”这五个字的背后意味着什么?对于杨福而言,是敢为人先,是迎难而上,是从无到有。

  转轨:此生勇向“特教行” 

  1988 年,刚从师范学校毕业的杨福回到老家平潭,担任平潭大练学区西礁小学教师,成了一名海岛教师。“当时,有好几年的时间岛上没水没电,都得靠我们自力更生,引山泉水,点煤油灯,一遇上台风还得封岛好几天。”彼时的杨福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从普通学校转入特殊教育学校。2003 年,杨福考入福州金山小学。2012 年,福州市人民政府在落实为人民办实事项目中确定创办星语学校。杨福又被赋予重任,参与创立新学校,并由此开始了职业生涯的“特教行”,成为孤独症教育的“拓荒者”。

  “教师与孤独症儿童一对一教学活动都难以开展,集体教学真的可行?”“以前是在普通小学,现在要去特殊教育学校担任分管教学和基建的副校长,能适应吗?”……在杨福选择转入特殊教育时,周围不乏质疑和反对的声音。杨福坦言自己也曾犹豫过,“领导找我谈话时,我确实感到意外,家人也反对。但当我深入了解这个群体时,他们的艰辛与不易深深触动了我。而且我是党员,国家的需要就是我的志向!”

  学校初创,只有一个副校长。杨福成了校长最得力的助手,教学、德育、基建一肩挑。在孤独症教育无教材、无案例可循、无经验可借鉴的情况下,杨福不分昼夜地投入到学校建设中,同时努力阅读相关专业书籍,为学校的开办积蓄力量。

  “孤独症是世界级难题,近年来,孤独症的发生率呈持续上升的趋势。而目前尚未有治愈孤独症的方法及药物,主要通过不断地提升教育干预水平帮助其成长康复,这也是星语学校开办之初面临的最大难题。”杨福告诉记者,参与学校初创的人员多数没有相关专业背景,大家只能一方面加强专业学习,另一方面尽量在实践中积累经验,边做边学。

  2012 年 12 月 3 日,恰逢国际残疾人日,星语学校正式开学。因为校舍未建好,学生暂时在福州市盲校过渡,仅有一幢四层教学楼。办学场所有了,但教材和课程方面,星语学校仍是一片空白。“那时,我们认真研读国内外近百部孤独症相关书籍,两年内走访 30 多所特教学校、孤独症机构,去调研、去学习,只要有这方面相关的培训我们就去参加,一年参加 40 多场学习培训,好让自己迅速成长起来。”忆及学校初创时的艰辛,杨福感慨颇多,“也正是因为不懈努力,让我们多了几分专业底气。”在他的带领下,星语学校的教师团队扎根课堂,深入研究,从孤独症儿童的兴趣出发,初步构建了一套“孤独症学校生态化教育模式”课程体系。跟踪数据表明,该课程体系运行有效且显著提升了学生的社会适应能力、社会交往能力,星语学校的集体教学不仅可行而且有效。杨福及其团队成员受邀在北京、天津、广州及省内多所学校进行交流、分享,得到业内人士的广泛好评。

  2019 年 8 月,老校长退休,杨福接任星语学校校长。2020 年 9 月,星语学校正式迁入占地 21333 平方米的新校舍。这群“星星的孩子”也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新家。“蒙以养正,和乐共进”是星语学校建校以来的办学理念。按学生家长的话来说:“这里的每个老师都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孩子一般。”搬迁新校前,即便条件有限,星语学校还是想方设法为孩子们创造有利的成长环境。而今漫步新校园,映入眼帘的是错落有致、布局合理的 7 栋教学楼。教学楼内各项功能室设施完善,各种模拟真实情境的教学场所仿真似真,为生活化教学提供了有力的保证。

  “在新校园上课以来,不少学生会主动表达喜欢星语学校。宽敞的教室,缤纷的色彩,一应俱全的设施设备,学校搬迁以来学生情绪问题更少、上课状态更好了。”该校数学教师杨森介绍道。

  十年来,杨福校长带领下的星语学校为两百多个孤独症孩子家庭点燃希望。伴随学校一路成长起来的杨福感触颇深,回首一路艰辛,看着一个个孩子因星语而变得越来越好,他的心里暖暖的,甜甜的。

  守望:以真心呵护孩子成长

  在进入教学楼的显眼处,星语学校别出心裁地设置了一面笑脸墙,杨福说:“不少家长驻足笑脸墙前,久久不愿离去,有的家长看着孩子的照片感动得落泪。因为,即便是身为父母的他们也很少能见到孩子笑得那么灿烂,这昭示着一种成长,更是一种希望。”

  孤独症儿童的情绪自控能力训练是一个大难题。一直以来,杨福都相信用心接纳、悉心疏导,孤独症孩子的许多情绪行为问题可以得到有效改善。他常告诉身边的教师同伴,要努力做好孩子情绪的“翻译官”。

  2013 年夏天,杨福正在教室里给孩子们上课。突然间,学校停电了。正值盛夏,天气燥热,因社交沟通障碍而情绪易失控的小潇无法忍受停电、没有空调,变得异常狂躁起来。他跑过来双手紧紧地抓住杨福的手臂,发紫的指甲深深地嵌进杨福的手臂肌肉,一时间,鲜血顺着小潇的手指直往下滴。杨福强忍着疼痛,他想到停电使教室稍显燥热,结合之前的经验判断小潇是无法表达不适而导致的情绪失控,要理解孩子,及时进行情绪疏导。于是,他用另一边手轻轻抚摸小潇的头,耐心安抚他的情绪,并轻声告诉他:“小潇,扇扇风也能凉快点,不着急,老师给你扇扇……”就这样,小潇慢慢地松开了手。直到现在,杨福的手臂上还留着当时的疤痕。但这次经历也让他更加坚定,要带领老师们用专业知识帮助孤独症孩子改善情绪行为,用专业去支撑爱心,做孩子们的守望者。

  坚持温柔而平和地面对学生的特殊状况,给予他们无条件的接纳与关爱,杨福慢慢地打开了孩子的心门。

  在杨福目前任教的班级里,有一个叫乐乐的孩子。不知从哪天开始,乐乐成了杨福的“小跟班”,上课跟着,下课也跟着,吃饭还跟着……而杨福一点也不嫌烦,语气里总是透着慈爱。“同事们看到了这景象都纷纷打趣说,我是乐乐的‘杨爷爷’。”杨福说,“孩子的天性都是纯真可爱的,你对他付出的爱,其实他都能真切地感知到。尤其是对这些特殊的孩子而言,他们更需要特别的关爱。所以,有了爱我们也就有了教育的抓手。”

  在杨福的倡议下,星语学校配备了 4 名专职心理健康教师,开设孤独症健康教育特色校本课程,并将箱庭游戏作为心理健康教育特色项目,帮助学生建立心理秩序,学习社会交往、人际互动技能,为孤独症儿童的康复和行为习惯养成提供了有力支持。学校不断挖掘孤独症学生的优势和潜能,先后开设了电子百拼、轮滑、架子鼓、儿童画、搏击操、烘焙等十几种潜能课程,纷繁多样的学生作品摆满了艺术长廊。今年“六一”节,星语学校还组织了一场特殊儿童的专场文艺会演。架子鼓、电子琴、歌舞表演……这场面向全网直播的演出获得了 54 万人次的在线观看。专家、特教同仁及社会各界人士都在直播互动中留下鼓励的话语,为孩子的精彩表现点赞,对星语学校的倾情付出深表赞赏。

  以爱育爱,以情动情,杨福说,这十年来自己经历过太多感人的场面了:有生活自理能力较弱的孩子,经过学习和训练后能够作为志愿者参与学校的模拟超市运营,能够自己坐公交车上下班;还有孩子出了车祸却一直不肯吃药、上药,是他的任课老师放弃假期,入院陪伴,最终安抚孩子接受治疗。“当你全心全意为孩子们付出,细心呵护他们成长,他们也会以积极的行为来回报你。”

  协力:教师发展的“助跑者” 

  相较于普通学校的孩子,教师需要花费更多时间和精力来教导孤独症孩子。“这就好比普通的孩子可能一节课就能学会的数学概念,而特殊儿童可能要学一整个学期还无法完全掌握。”

  从普校转特教,杨福勇担责任的同时心里也是倍感压力。但是,一次家访的经历使他坚定了干好孤独症教育的决心。那是杨福来星语学校的第二个学期,要去一个患重病的孤独症儿童家里家访。家长含着泪对他说,自己只想比孩子多活一天,这样才能安心离去。这句话,道出孤独症孩子家长的不幸与无奈。他们担心自己离开这个世界后,孩子没办法生存、生活。于是,每当杨福在工作中遇到困境时,眼前总会浮现这个伤感的镜头。“我也常常与老师们谈起这件事,我们没有理由不迎难而上,没有理由不往前冲。”杨福说。 

  因为那段特别的“转轨”经历,杨福对于老师们的艰辛有更深的理解。

  孤独症儿童的教育干预,爱心是基础,但专业知识与技能同样不可或缺。为了增强教师的专业能力,杨福带头创设了三大工程。一是“悦读工程”,每年至少举办一次全校教师共同参与的读书沙龙,大家共同分享阅读体会;二是“技能研训”工程,围绕孤独症的核心障碍,每周分模块、分教研组进行同课异构,每月开展一次集体会诊,解决教学中遇到的问题;三是青蓝工程,要求高级教师与中级教师结对,中级教师与初级教师结对,共同备课,共同研讨。

  虽然学校行政管理事务繁多,但每个教研组的集备活动,杨福从不落下,遇上校级以上的公开课,杨福更是全程陪同研课、磨课。

  几年前,星语学校教师林珍珍参加市级优质课评比。因接到通知较紧急,再加上杨福有到外地培训的任务,于是他赶在外出培训前的周末召集了几个经验丰富的教师帮助林老师一起备课。六月的天娃娃脸,说变就变。在约定的时间前,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林老师本想着取消,但杨福依然坚持按照约定准时到达了目的地。后来他们才知道,因突发的暴雨天气,路上打不到车,杨福冒着暴雨步行了半个多小时,雨水打湿了他的衣服和鞋子。“他就是这样一个言出必行、做事守时的人。”林珍珍说。

  对待专业一丝不苟的杨福,同样也有着细腻暖心的一面。他深知在这样的教学环境下,教师需要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紧绷着的心弦可能一碰就会断。因而,只要老师们碰到疑难,无论是工作上还是家庭生活中的问题,杨福都尽心尽力帮助解决。为了帮助老师们纾解心结,杨福还经常与学校的心理健康教师一起组织面向教师、家长的心理辅导和心理团建活动,让老师们卸下负担,轻松上岗。“他常说自己是教师的助跑者,我们则更愿意称呼他‘暖心大哥’。”杨森如是说。

  在老师们的眼里杨校长是“铁打的”,他起早贪黑地坚守在教学一线,每天都提早一个多小时到校,每日坚持巡校一万步以上。无论是教师成长有疑惑,还是学生情绪疏解有困难,他都倾力解决。他重视教学质量的提升,每学年累计听评课不少于 80 节。通过 10 年的实践探索,杨福带领的教科研团队撰写孤独症优秀教学及实践案例 400 多篇;他培养中青年教师 30 多位,包含 20 位市级骨干教师和市级学科带头人、指导教师参加省市比赛 30 多人次,一批中青年教师快速成长,成为学校乃至福州特教教师队伍的中流砥柱。 

  临近采访结束,杨福谈到了自己及星语学校的远景规划,他希望将学校逐步发展成集学前融合教育、义务教育、职业教育、孤独症研究中心和教师培训中心、特殊教育资源中心为一体的新型特殊教育学校,为国内孤独症儿童专门学校的建设提供经验参考,造福更多孩子、更多家庭。“目前,这方面的需求太大了,每年都有超过现有可提供学位数倍的孩子希望进入星语,而仅靠我们现有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这也是令我备感苦恼的问题,期待更多人关注特殊教育,关爱孤独症孩子,关心孤独症孩子的家庭。”杨福说,“特教教师是‘孤勇者’,谁说站在光里的人才算英雄,我的老师就是无名英雄。领航‘孤勇者’的校长更需要耐心和坚持。这么多年能让我坚持下去的动力是这些孤独症孩子的需要和社会及家长的期待。这其实就是我们特教人的朴素的初心使命,只要我们不放弃,孩子的希望总在前头。”

(责任编辑:)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 注册时间:2024-07-24 11:07 最后登录:2024-07-24 11:07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